專業職業經理人門戶網站,打造中國經理人互動平台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導力> 領導藝術 > 正文

棋子張旭豪

關鍵詞:
1413

誰都知道,餓了麼早已是阿裡的囊中之物。

但當靴子落地,阿裡今天正式官宣全資收購餓了麼,還是令人陡然唏噓:95億美金創下了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一筆現金收購案,無人不訝異于阿裡雄厚的财力和對于口碑的玩命投入,O2O戰局也将以此事為起點重啟争端。

張旭豪到底是出局了,隻挂了董事長和特别助理的虛名,大概很少人記得餓了麼已經成立10年之久,“十年創業”是一個久彌酸楚的詞,2008年從20多歲未出校園開始,張旭豪把最好的十年青春全都給了餓了麼。

以被阿裡收購的結局退出,作為創業者,張旭豪不算失敗,甚至于對于餓了麼或是一個更好的結果,但養了十年被寄予重望的孩子賣給了别人,一些感情難以名狀。

從棋手到棋子

張旭豪一開始決心是想做執棋者的,但慢慢的卻變成了一顆棋子。

在外賣市場的早期階段,投了餓了麼B輪的經緯張穎曾問張旭豪,最終你想要什麼?張旭豪答道:

“老子就想着獨立發展,最終有一天能去敲鐘、能去上市,能把這個事情做到中國第一。”

餓了麼早期的發展是靠正确的決策和強大的執行力,但是後期在巨頭進入的時候,外賣市場已經不是什麼靠着努力和夢想就能夠玩下去的遊戲。

而是從冷兵器時代一躍進到了核戰争時代。但與後來外賣市場的百億核戰争相比起來,一個由一群大學生組建起來的公司,從巨頭絞殺下存活下來,并最終成為市場不可忽視的力量,這更令人驚歎。

萌生做外賣這個想法的原因很簡單:男生晚上打遊戲,饑腸辘辘之下卻沒有餐館願意晚上送餐。

抱怨之餘,創業的點子也在張旭豪腦中浮現,然後就是幾個志同道合的死黨一拍即和,開始做外賣創業。

但是說實話,這個創業的想法并不新,甚至陳舊,很多的高校校園都有類似的創業者,這種來源自己生活的想法,太容易被感知到了。

可很少能夠長期存活下來,或者擴張出自己的本校和城市。餓了麼夭折的幾率也本應極大,如果那樣,後來就不再有今天的外賣格局。

張旭豪一開始選用的是最簡單的方式:電話接單+訂單配送。幾個創業的小夥伴一起搜集餐館菜單,供用戶選擇。然後用戶打電話來訂餐,他們去跟餐館下單,取餐送到用戶手裡,在這過程中從餐館那裡拿抽成。

這個模式簡單管用,打電話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一開始自己送,很快就雇了十幾個人來送,但随着訂單越來越多,這個模式開始暴露出嚴重的問題。

由于人數激增,中午高峰期時電話接不過來,于是用戶體驗開始下降,用戶多有抱怨,這大大影響了餓了麼在學校的口碑;

而随着外送員增多,管理也出現問題,送餐的速度和質量下滑,用戶也不高興;

全部現金交易每天算賬算到半夜發現還不對……

總之,這樣的一條龍的服務讓這幾個學生開始駕馭不了。張旭豪決定換一個方向——專心做好下單、接單這個環節,并且要用網站來接單。

餓了麼的真正形态開始出現。

決心要改變中國餐飲習慣的張旭豪和餓了麼,以上海交大校園為起點反複推敲最有效率的外賣模式,在3年的打磨之後,拿到初期融資的餓了麼開始慢慢的突破。

逐步将業務擴張至其他學校,其他城市,并且推行自有物流和社會化物流相結合的方式來為自己營造競争壁壘,最終等來了外賣市場大爆發,餓了麼站上了風口浪尖,也成為了資本競逐的對象。

王興比張旭豪聰明

如果不是阿裡和美團的決裂,張旭豪和餓了麼大概率隻是外賣市場衆多的犧牲者之一。

對于資本的運作方面,創業多次的王興顯然比第一次創業的張旭豪強上不少。

2011年,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團遭遇“千團大戰”,阿裡看上了處于第二梯隊的美團,投資了5000萬美元的救命錢助力美團突圍,而後美團在2012年彎道超車。

但熟知資本套路的王興,從來都是防着阿裡的,他強調:“阿裡隻是财務投資者,而不是戰略投資者。”王興積極引入其它資本來抗衡阿裡的勢力。

2015年6月,阿裡聯合螞蟻金服上線口碑網,業務與美團高度重合。此外,雙方在電影票等多條業務線也存在類似情況。而在2015年底美團和騰訊系的大衆點評完成了合并,這徹底宣告了阿裡和美團的決裂。

“對美團的财務投資非常成功,但是基于更好配置資本的目的,我們會增加對口碑的資源投入,退出美團也就是時間上的問題。”

蔡崇信在2016年1月發布“分手”宣言後,3月,阿裡就宣布12.5億美元入股餓了麼。

彼時第三方的數據顯示餓了麼占有33.6%的外賣市場份額,并且處于獨立地位,自然是阿裡最好的選擇。

有了阿裡填充的彈藥,餓了麼有了與市場上任何一家競争對手叫闆的實力。

補貼大戰一觸即發,連帶上百度外賣,外賣市場的三國演義進入白熱化,而餓了麼也用充足的資金擴充自有物流團隊,逐步完善蜂鳥網絡。

激戰正酣的張旭豪似乎從來沒有想過什麼資本的裹挾,一心隻放在增長市場份額上。

而後百度外賣率先退出,阿裡又給了餓了麼10億美元收購百度外賣,張旭豪欣然接受,收購百度外賣後,外賣市場雙寡頭格局由此開始。

但是處在高光時刻的張旭豪可能忘了,在接受了阿裡兩輪共計22.5億美元的融資後,他在餓了麼的股份急劇縮水,此前36氪曾報道,其個人股份可能隻有2個點了,而整個管理團隊的股份已經隻剩下10%左右。

蓦然驚醒的張旭豪在回應外界盛傳的餓了麼即将被阿裡收購的消息時,像是一個驚慌失措孩子一直稱:管理團隊在董事會中還有多數席位,餓了麼還要保持獨立發展。

但是阿裡早已通過巨大的持股比例在董事會擁有一票否決權。

由此,餓了麼已是阿裡的囊中之物。

阿裡的陽謀

比之于此前公司被阿裡并購的俞永福和古永锵,張旭豪的背影顯得更落寞。

UC被收購後,俞永福的身份由此前的UC董事長兼CEO,變成阿裡UC移動事業群總裁。

一個月後,阿裡收購高德,俞永福成為那個接管高德的人。一年後,俞永福通過考核成了阿裡巴巴的合夥人。俞永福比在UC時,迎來更加高光的時刻。

優酷土豆被阿裡巴巴收購1年後,2016年10月,古永锵卸任優酷土豆董事長兼CEO職務,轉而擔任阿裡大文娛戰略和投資委員會主席,負責籌建大文娛産業基金,計劃募集規模約15億美元的生态基金。但最終51歲的古永锵選擇退出,過優哉遊哉的生活。

但是反觀張旭豪,阿裡的官宣中張旭豪的職位是餓了麼董事長和張勇的新零售特别助理,特别助理是幹嘛的不好說,但是這兩個席位聽起來幾乎都是虛職,并沒有什麼實權。

這側面印證了阿裡對于張旭豪的管理能力的不認可——并沒有在阿裡内部給張旭豪更重要的職位。

但在回應為什麼是新零售特别助理的時候,張旭豪稱,這個職位可以在内部為餓了麼争取更多的資源。

不禁讓人唏噓,即便是出局,張旭豪還是放不下餓了麼。

張旭豪曾經自以為是執棋人,但是在一開始他和餓了麼,就是阿裡推行口碑的棋子。

在外賣大戰中,無論餓了麼怎麼努力都會被美團壓一頭,在市場份額上始終無法超越。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團是拿整個本地生活服務的生态來跟你打,餓了麼僅是一個單獨的外賣平台。

用戶在用美團的時候,如果沒有美團外賣,自然會被不自覺的下載美團外賣以獲得完整的體驗。而餓了麼除去補貼優惠,用戶的粘性幾乎無處可尋。

阿裡一邊支持餓了麼和美團的補貼大戰,一邊又悄悄發展自己的“口碑”,口碑自然也缺少像美團外賣一樣的強大外賣服務入口。

所以當餓了麼份額固定,口碑的本地化生态又已然成熟的時候,就是餓了麼融入口碑之際,一切盡在阿裡的掌握之中。

張旭豪在餓了麼的股份僅有2%,按照195億美元的估值來看,張旭豪最終的能夠落袋的數目不足2億美金。

這自然能夠令普通人财富自由,但是張旭豪生性好鬥,野心極大,餓了麼更是讓他付出了10年心血,這麼來看這2億美金,更像是為他人做完嫁衣後的辛苦報酬。

  文章來源地址: http://zhongte87495.cn/ldl/ldys/1650.html


職業經理人網(http://zhongte87495.cn/)提供人力資源、領導力、企業戰略、職場、企業領袖、提升專題、工商管理等欄目信息以及最新的行業資訊。緻力于打造專業職業經理人資訊網站,為您提供通往專業職業經理人的成功之路。

熱點資訊